吴温~

有cp洁癖,不吃盗墓blcp

薛洋

歪,是道长吗?我是洋洋啊

你在哪里呢?这里好黑,洋洋好怕,洋洋想吃糖!

道长,你有没有想我啊!阿菁呢!你和阿菁还好吗?你们去哪了,我怎么一睁开眼你们就不见了?

对了,道长,我错了,洋洋错了,洋洋不应该把那颗糖弄坏了,你会不会怪我?你那么好,应该不会吧。可是,洋洋还做了那么多事,伤了你的心,洋洋不知道怎么办?

隔壁魏无羡都已经被蓝忘机接走了,就只剩下我了QAQ道长~道长~道长~洋洋想吃糖,只想吃你给的
道长,你回来吧,洋洋不会在这样做了,洋洋会努力的,可是,世界不曾温柔待过洋洋,洋洋也不想温柔待他们QAQ
道长,我是真的真的很想你!

可是,你已经回不来了,我不能再吃你的糖了,也不能在听见你唤我一声阿洋……

道长,洋洋这就来找你,这里好黑,洋洋不想在待在这里了。

(我我我我也很懵逼我写的都是什么啊)

【晓薛】此间陌路(一)

#少年纯良洋青年黑化洋×翩翩公子陌上道长#
#严重ooc#
不喜勿撕

  已是华灯初上,原本该是寂静无声的夜晚却还是一派繁华,甚至远胜白日。各色各样的花灯放在街道两边,驻留在湖边的小楼雕梁画栋精致如斯。人声鼎沸,空气中还弥漫着春日的花香。

  晓星尘与知己好友宋岚从一家酒铺中走出,两人具都侠肝义胆品貌非凡,这一出来自是吸引了无数人的眼光。晓星尘嘴角含笑,眉目宁静的听着这闹市的熙攘。芝兰玉树、仪表非凡亦不能形容这二人风度。

  街道上缤纷的灯光混合着清冷的月光,折射在地上,树影婆娑,斑驳的月光夹杂着灯笼昏黄的烛光投影在站在屋檐下的两人脸上。一时无话,晓星尘只是噙着笑,宋岚抬头看着月亮,静享这个难得的时刻。

  薛洋眼巴巴的看着挂在架子上的糖葫芦,红的可爱,让人垂涎三尺,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稚嫩的面上透露出一丝渴望,但是刚刚他在来时已经把跟在身旁的奴仆甩掉,而薛洋身上自是不会带着钱。郁闷的撇了撇嘴,薛洋垂头丧气的打算回府。但是天无绝人之路,在你以为无能为力时,老天总会给你一个妙方。

  晓星尘看着面前还很年少的孩童,眼里直勾勾的盯着,还不懂得掩饰自己心中的欲望,轻轻一笑,走上前去。“还请来一串糖葫芦,麻烦了。”声音清澈,语气平缓,让闻者自然而然的舒心。薛洋本不抱希望,却不想竟有人愿意,“给,你的糖葫芦。”晓星尘弯下腰,将手中的糖葫芦递给薛洋,然后拍了拍薛洋的头,嗯,毛茸茸的,挺好。嘴角含笑,白衣飘飘,就这样从万家灯火处走到薛洋面前。薛洋有些发愣,心想这人很好看!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啊不,除了阿娘。想到阿娘,薛洋心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才想起她阿娘这下肯定很焦急,等下回家估计又要被教训了。这样想着,因得到糖葫芦的喜悦褪去一半,只余下满心的恐惧,想到阿娘能够嘴里不停的说道半个小时话都不带一点重复,薛洋就觉得手中糖葫芦重如千斤。

  对晓星尘露出个大大的微笑,然后快速的说了一句“谢谢”,薛洋转身就快速的跑了,准备回家去哄一下自己的娘亲。晓星尘还来不及反应,就只看的见一个急匆匆的背影,摇头轻笑,不甚在意,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那儿还有他的挚友在等候。两人渐行渐远,就这样在人海中分离,陌路相逢,萍水而已。

(后续大概还有几章,争取两个星期肛完,话说各位小可爱觉得还行的话能够留下小心心吗,笔芯)

晓薛【填词】

薛晓·命运
填词:禾禾
原曲:サクラビト
成美,成人之美,寓意美好,然而薛洋一直挺讨厌自己的字号的。可是,当他看见在忘川河边徘徊的孤魂时,他就想,既然生前不能成你之美,下世还是别相见了,本就是殊途,何来的同归。薛洋其实不觉得自己这一生可悲,可是在看过记忆回溯后他才发现自己活的可真失败,当真是命犯孤煞。

曙光临 谁道前方路途茫茫
叹一句  孤命煞星苦无依
草木寒  白露为霜星辰乍现
唯眼中光芒万丈
立君侧旁笑张扬
浮生善恶只一刹
断指血色斩断这温情
凭谁叫我要成人之美
降灾现世  屠尽曾经虚假面容
清风  明月  紧握的甜糖
随烛灭  缓缓沉寂天地归一方
星辰  破碎  散落  过往
终不尝  饴糖是否如昨昔
笑年少  信世人表象竟遗忘黑暗
寻一魂   问遍黄泉也无望
徒留下   满屋萧瑟掩过往情
清风饶指心贪恋
握降灾不言不语
任记忆翻滚往复
结局谁也不能料想
难以放下 那一丝温情
只盼   在忘川尽头能相遇
黄泉 碧落  不过转瞬
可知晓   漫途天涯柴米也知足
岁月无常  不理纠纷
若殊途  不愿再看你悲鸣
就这样星尘入世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
清风  明月  紧握甜糖
随烛灭  缓缓沉寂天地归一方
岁月无常  不理纠纷
若殊途  不愿再看你悲鸣
就这样成你之美

#晓薛#高考卷#山东卷#

#晓薛#回头不似从前

过去
“道长,道长,我们去吃汤圆好不好?好不好?”薛洋抓住晓星尘的胳膊,摇啊摇,光天化日之下就撒起娇来,完全不顾及在旁围观人的心理阴影面积。阿菁听了薛洋甜腻腻的声音,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然后抖了抖,不甘示弱的也拉着晓星尘的另一只手摇啊摇,“道长道长,我们去吃烤鸡好不好?”阿菁想了想那金黄璀璨,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烤鸡,回味着以前吃进嘴里时令人幸福的味道,阿菁顿时觉得饿觉如山倒。薛洋冷笑一声,对阿菁说“烤鸡有什么好吃的,还比不上那甜汤圆的十分之一。”阿菁不服气的怼上了薛洋,“我就觉得烤鸡好吃,你个大坏蛋,自从你来了之后道长都不爱带我去吃烤鸡了。”
静静听着两个人的争吵,晓星尘算了算最近的开销,这个月给薛洋买了好多糖和给阿菁买了衣服,所以所剩不多。心里得出了一个数字,晓星尘抱歉的一笑,摸了摸阿菁的头,对阿菁说“抱歉,阿菁,我们的钱没剩多少了,只能去吃汤圆了。”薛洋闻言,恶劣的一笑,对阿菁说“听见没有,要去吃汤圆。”阿菁善解人意的对晓星尘一笑,然后怒冲冲的对薛洋说“不能去吃还不是因为你不能赚钱!”薛洋喉头一哽,好像……大概……或许自己真的没赚过钱,连小瞎子都会去要饭,念及此,顿时无言以对。阿菁听着薛洋难得吃了个瘪,开心的不得了,连不能去吃烤鸡也不在乎了。晓星尘在旁边无奈的笑着,任由两个人在一起打闹,此时天边云霞微亮,清风伴初晨。岁月静好,这是晓星尘此时的念头。
在卖汤圆的摊子上,薛洋一口一口的吃着,觉得这家汤圆比他以前吃的都甜,正吃得香时,薛洋看着自己碗里多出来的几颗汤圆,抬起头来看着晓星尘,晓星尘只是笑,笑里却包含着宠溺。薛洋顿时觉得心里甜啊,完全无视了身旁阿菁愤愤的眼光。

现在
一场大雨过去,洗刷了尘世的一切污垢,义城难得的一个好天气。薛洋看着天空,觉得多日来的阴郁有所消减,便决定去吃汤圆。可是等摊主把汤圆端上来时,却觉得这汤圆一点味道也没有,一点也不甜,完全不是自己记忆里的那般滋味,薛洋刚想给晓星尘抱怨说这家汤圆一点也不好吃,却恍然若失,自己早已孑然一身。从始至终自己都只是一个人。

文/禾禾
(唔,字数应该有800字以上,hhhhhh就是有点跑题了)

你只是个普通人,却坚持完成了很多普通人无法达到的事

你只是个普通人,却在刀子划下的那一瞬间忍住仿佛没有感觉

你只是个普通人,却从凛寒雪山到无边荒漠,从西湖暖阳到长白冰雪

你只是个普通人,希望任何人都在结局得到自己该过的一生,你不愿看见谁离去

你只是个普通人,所以你才会面对三叔,阿宁的欺骗一次又一次的选择了原谅

你只是个普通人,你没有小哥的身手没有胖子的经历没有小花的过去没有瞎子的不惊,但正因为你是个普通人,你热爱生命,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你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艰辛,痛楚。但是有时候又想,如果你不是个普通人,是不是不会举步维艰,是不是不需要步步为营,是不是可以不用留下那么多伤痕。可是,如果你不是普通人,那么,这个故事就不会存在。所以,庆幸你是普通人,所以才会让我们觉得和你更近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