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温~

吴家铺子负责人,招收写手手写画手等

#晓薛#高考卷#山东卷#

#晓薛#回头不似从前

过去
“道长,道长,我们去吃汤圆好不好?好不好?”薛洋抓住晓星尘的胳膊,摇啊摇,光天化日之下就撒起娇来,完全不顾及在旁围观人的心理阴影面积。阿菁听了薛洋甜腻腻的声音,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然后抖了抖,不甘示弱的也拉着晓星尘的另一只手摇啊摇,“道长道长,我们去吃烤鸡好不好?”阿菁想了想那金黄璀璨,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烤鸡,回味着以前吃进嘴里时令人幸福的味道,阿菁顿时觉得饿觉如山倒。薛洋冷笑一声,对阿菁说“烤鸡有什么好吃的,还比不上那甜汤圆的十分之一。”阿菁不服气的怼上了薛洋,“我就觉得烤鸡好吃,你个大坏蛋,自从你来了之后道长都不爱带我去吃烤鸡了。”
静静听着两个人的争吵,晓星尘算了算最近的开销,这个月给薛洋买了好多糖和给阿菁买了衣服,所以所剩不多。心里得出了一个数字,晓星尘抱歉的一笑,摸了摸阿菁的头,对阿菁说“抱歉,阿菁,我们的钱没剩多少了,只能去吃汤圆了。”薛洋闻言,恶劣的一笑,对阿菁说“听见没有,要去吃汤圆。”阿菁善解人意的对晓星尘一笑,然后怒冲冲的对薛洋说“不能去吃还不是因为你不能赚钱!”薛洋喉头一哽,好像……大概……或许自己真的没赚过钱,连小瞎子都会去要饭,念及此,顿时无言以对。阿菁听着薛洋难得吃了个瘪,开心的不得了,连不能去吃烤鸡也不在乎了。晓星尘在旁边无奈的笑着,任由两个人在一起打闹,此时天边云霞微亮,清风伴初晨。岁月静好,这是晓星尘此时的念头。
在卖汤圆的摊子上,薛洋一口一口的吃着,觉得这家汤圆比他以前吃的都甜,正吃得香时,薛洋看着自己碗里多出来的几颗汤圆,抬起头来看着晓星尘,晓星尘只是笑,笑里却包含着宠溺。薛洋顿时觉得心里甜啊,完全无视了身旁阿菁愤愤的眼光。

现在
一场大雨过去,洗刷了尘世的一切污垢,义城难得的一个好天气。薛洋看着天空,觉得多日来的阴郁有所消减,便决定去吃汤圆。可是等摊主把汤圆端上来时,却觉得这汤圆一点味道也没有,一点也不甜,完全不是自己记忆里的那般滋味,薛洋刚想给晓星尘抱怨说这家汤圆一点也不好吃,却恍然若失,自己早已孑然一身。从始至终自己都只是一个人。

文/禾禾
(唔,字数应该有800字以上,hhhhhh就是有点跑题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