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温~

吴家铺子负责人,招收写手手写画手等

晓薛·夜诉

(希望你们看得懂我在写什么)

“你一开口我就笑,我一笑,剑就不稳了。”

记忆里有个人曾这样对他说,笑声朗朗,温润清爽。

可是每次想要触碰那人的指尖时,那人又消失了,无法辨得那人的面容。只依稀记得这人低头时不经意间的温柔。

曾经一起在林间小道一起肆意张扬,也在月色下并肩共赏晚风清凉。

只是一切一切,都是镜花水月,风一吹,便破碎了。

“道长,你看你当初送我的那颗糖我还留着呢!”像个等待有人表扬他的小孩一样。

“只是我没舍得吃,我怎么舍得吃。”薛洋垂眸低喃,似诉内心愁思,身子斜倚半靠在墙上,一只手紧紧攥着发黑的糖,早就坏了,不能吃了。

薛洋抬头看着月光,月也无情,人也无情,明明看起来那么近,却依旧遥不可及。

另一只手小心摸索着身旁,好像在寻找着什么,却只抓
住了空气,可是连空气也没抓住。

到最后,还是他伶仃一人。

没有人了。

怎么可能还有人陪伴他坐在身旁。

缘分缘分

不过是个虚无缥缈的词,他们之间有缘无分,连这倾尽
一生的缘也是孽缘。

薛洋也曾听过人间的话本,戏里的人物好似是鲜活的一样,也曾听过他们之间的故事,对他的评价不在乎十恶不赦见之当诛。只是在听到说是他杀了那人时,忍不住失神,这一点他从不否认,是我杀了他,是我杀了他。可是却忍不住摸索着挂在腰间的锁灵囊,仿佛这里面装的是他所有的一切。

时间会改变一个人,无论是外表还是心灵。

薛洋坐起身,小心地掸了掸衣袖,然后步履从容的推开门,今夜月色很美,也很明亮。银白的月光照在他的面容上,俨然是清风明月晓星尘。

评论(8)

热度(3)